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02/14/2006

风筝的传奇——看《海上钢琴师》

船是海上的风筝,陆上的人们牵着它的绳索。

然而他生于船,长于船,不知父母,不知生日,甚至没有一个人们惯有的名字。他叫1900。他没有长长的牵挂。

但他有自己的风筝。在船上,他放飞他的钢琴。自然,他的风筝也完全没有羁绊,随船而动,顺浪起伏,肆意而行。他的风筝为他赢来了掌声,赢来了朋友,赢来了生命里种种的酣畅淋漓。

他的风筝也曾撞上船长,他被罚下底舱铲煤,"铲到老!没有出去的一天。"如果真是这样,也未必是悲哀。然而船长的风筝也只是风筝,终要旧,终要坏,终要到消亡的一天。他的fuck regulations可以打破一切,却敌不过时间。旁人可以顺着风筝线回到陆地。他却不能。船就是他的天空,天空没有了,他如何飞翔?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有一天,随着下船的汹涌人潮,眼望着一位女子越行越远,生平第一次,他感到了风筝线的牵引。他终于决定踏上陆地。可是,这绳索太细太透明,城市林立的高楼太锋利太密集,轻易地把它啮断了。

他扔出帽子,转身,拾级而上。让帽子去旅行,去感受大地吧,他只须和船融为一体,直到最后爆炸的闪光和巨响。只剩他忠诚的朋友,为我们讲述1900的传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