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6

03/11/2006

玉兰

成都的春天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方法是看学校图书馆旁的玉兰。那一列玉兰靠墙而生,高大疏朗,总是在天地还是一片灰褐时猛然绽放出满树繁密的花朵,雪白耀眼,灼灼生辉,一派“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气势和活力,让人看了心里就顿时明亮干净起来。

然而正如它来的迅速和猛烈,这玉兰的盛期也仅有几天,常常让我惋惜没能多看一眼。可就在这几天内,它像是猛然提起闸门的水库,尽情地把积蓄一年的能量铺张宣泄,那样的大手大脚和豪奢繁华,让我在瞠目结舌之余,甚至觉得听到了湍急水流直下的滔滔声。

便想起席慕容的诗: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于是我化作一棵树,那样慎重地开满了花,长在你必经的路旁。可你终于无视地走过,不知身后那凋了一地的心。可我忽然觉得,尽管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可我如果能那样倾尽全力地开一次花, 那样纯粹地任性地美过一次,也不会再言遗憾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