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11/28/2006

种草记

感恩节去了一趟华盛顿,本该洋洋洒洒写一大篇游记的,况且我连名字都想好了,乡下老鼠进城么,就叫《进城记》。城市老鼠kitty(人家明明是猫嘛!)在一边引经据典说改为《上城记》,不过俺忘了上城的出处,在此忽略过去。可是吃喝玩睡一个假期,现在作业一大堆,拿C的风险我是万万不敢冒的,所以乎博客还是让它长草罢,反正身在乡下,田园风光比比皆是滴~
Advertisements
11/12/2006

往前

从前我一贯认为,进退维谷之时,最好的选择是退。

我们的智者说,以退为进是一种策略。
退一步更好地看局势,就是聪明地转换了立场。

然而也许这仅仅是精灵的处世准则,因为人类很是不同。
无论什么时候遇上进退维谷的境遇,他总是选择往前去。

在阿蒙汗,他说,一直追到天涯海角。
在圣盔谷,他说,我来看黎明的天光
在黑门前,他说,西方的人们站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最终会把世界留给人类。

 
来自evagreen的博客,《黑暗中的天使》。很喜欢最后几句。
 
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就会选择前行,或许是因为“进退维谷”仅是对精灵而言。人类不像精灵,有无限的时间,可以有不断后退直到“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境地,进而把每一种选择活遍。

人类只有前行,背水一战。他们慎重,他们用各种方式区分大事与末节。他们坚忍,告诉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以生命为代价。他们认真,不敢辜负良辰美景。他们决绝,因为一旦过去,就不复重来。

 
精灵若是树上常青的松针,经冬而不凋。那人类则是必然飘落枝头的阔叶,在深秋的寒风中,却绽放出最绚丽的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