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02/29/2008

宝宝日记——2月28日 大海航行靠舵手

tale 038

这棵树苗是长得最快的,昨天挣扎了一天,终于第一个把种壳扔掉了。

tale 042

嗯,盘子是方的,长得最快的那棵树苗是不是真以为自己是诺亚方舟的舵(手),要指挥余下的种子+树苗跟着自己来呢~

Advertisements
02/27/2008

宝宝日记——2月24~26日 发芽

有了充足的水分,种子发芽很快。不过五天时间,就有几个勇敢的先行者探出头来了。

tale 002

两天时间,长得飞快。

tale 023

tale 016

下种时就有部分种子迫不及待地裂缝了,有几个甚至长出了一点胚根。这大概就是芽出得不整齐的原因吧。

02/24/2008

二手文字和二手结论

午饭后,我懒洋洋地翻看心爱的《金蔷薇》。读到这一段:

  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我爱你庄严的外貌……

一下子觉得不对劲,想一想,上网一查,果然。王小波的杂文《我的师承》里比较了普希金的诗歌《青铜骑士》的两个中文版本:

  小时候,有一次我哥哥给我念过查良铮先生译的《青铜骑士》: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他还告诉我说,这是雍容华贵的英雄体诗,是最好的文字。相比之下,另一位先生译的《青铜骑士》就不够好:

  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我爱你庄严的外貌……

  现在我明白,后一位先生准是东北人,他的译诗带有二人转的调子,和查先生的译诗相比,高下立判。

第二段不幸成为查良铮先生翻译的反面教材的译诗正是《金蔷薇》的译者李时翻译的,除了少了一个逗号。

但正因为这个逗号,译诗读来气息不那么急促,“二人转”的调子也淡了许多,在我看来,这首诗其实翻译得不错。由此我得出了康·帕乌斯托夫斯基在《阿尔斯王商店事件》里的结论:从此以后,我完全相信,适当地打上去的一个标点,对读者起着多么惊人的作用。

02/22/2008

宝宝日记——2月19日 下种

这是上上个星期写的了。

才和二老板谈过我的项目。明天就要清洗盆钵(汗,总想起唐僧的紫金钵。但上网查了一下,园艺学上pot就是这么译的),装进砂子,把处理好的火炬松种子种下。从来没有种过树苗,而现在就要开始。有时觉得生活的轨迹确是无法揣测。比方说我从未想过揽下栽苗苗并长期细致照料这一瓷器活儿。砂子蓄不了水,才发芽的苗苗又娇弱得很,所以我必须每天浇水两次,千万疏忽不得,砂子一干就完了。我自觉做事讲激情讲兴致,这般细水常流的功夫实在没干过也没想过尝试,可我又怎能算到这个项目不能直接从苗圃买苗苗呢?

老板也体贴,说放在生长室发芽吧,那里种苗苗的人多,大家可以相互照料。待长大些了再移到人丁稀少的温室去。生长室光照、水分、通风都是严格控制管理的,门口一个仪表板,即时显示各种环境参数。我就想,等我把松树种子埋下去,要不要,要不要顺便把我桌上那盆缺阳光+常常缺水的蒜苗也拿到生长室享受享受呢?那样的话,会不会把在那儿种苗苗的教授和学生的鼻子气歪呢?哈哈~

因为苗苗要从种子种起,而我不得不像一个母亲那样朝夕照料,我决定开设宝宝专栏,为它们的成长做长期记录。

为模仿蔡康永的《有一天啊,宝宝》,我决定今天写下第一篇日记。

------------以下是今天写的分割线-------------------------------

意料不到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直到前天我才总算把松树种子埋进沙里了。本来打算马上写博客的,但拖拉成了习惯……

tale 128

这是撒上种子的育苗用托盘(germination tray,汗,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简洁一点)。种子上面还要盖一层砂子保湿,但看过去也就是沙漠的样子,我就懒得拍照了。

另外要说一句的是相片里砂子四周的塑料布(塑料布说起来怎么那么感觉土呢?)。育苗用托盘底部是有孔的,一般在托盘和砂子之间放滤纸,让水分流通的同时挡住砂子外泄。但是我实验要求严格,可能含有元素硼的东西通通要酸洗后才能用。滤纸成分不明又洗不了,也就用不上了。但总要有东西透水挡沙呀。老板挥挥手叫我自己想办法去。

我抓了半天头终于决定自己造纸:把大量滤纸扔进酸洗缸,把酸解后的残骸捞出来,清洗,铺在酸洗过的塑料布上烘干,便成了“人造滤纸”(嘻嘻)。按照我的如意算盘,“人造滤纸”夹在两层剪了洞的塑料布之间便成了“三明治”,就可以替代滤纸放进托盘里执行任务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老板的实验用品清单里压根没有滤纸!其它教授五花八门的滤纸一抽屉,可我要的量太大了,下不了手。于是星期一晚上凌晨一点钟,我一个人疯子一般在实验室翻来翻去。最后终于翻出一袋人造化纤(就是填枕头的那种^_^)来,一下子发现这家伙比我设想的人造滤纸更适合做“三明治”的夹心:透气/水,而且耐酸,远比造纸简单,还便宜!于是我兴高采烈把它们扔进酸洗缸,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老板得知我这个主意还夸奖俺有创造力。要知道他要求严格,得个表扬不容易啊。

02/19/2008

草酸风波

我的实验从洗砂子开始。其实之前我并没有料到要自个儿种树苗,然后是我们,包括我老板和二老板,都没有料到需要用酸洗种树苗的砂子。
但是既然避无可避,就洗吧。星期六早上,我准时到达实验室,实验员戴维已经在那里了。他围上一条皮围裙,戴上橡皮手套,一幅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精力充沛地说:“我们开始吧!”
“好的。我要先配草酸溶液。你能告诉我草酸在哪里吗?”
“草酸?咱们实验室没有草酸。”
“什么???我昨天告诉了你我需要盐酸和草酸。”
“可是昨天你没有说要我准备草酸。我以为你自备了呢。以后你需要什么实验室没有的药品,最好提前一周告诉我。”
“……”
“好吧。让我们再检查一遍到底有没有。”戴维迅速地把实验室那两排药品架子溜了一遍。
“没有。嗯,让我们去约翰·皮特森的实验室看看。”我感激地跟着他去了四楼。
“也没有。让我重新检查一下咱们实验室,别看漏了。”戴维回来又把药品架子溜了一遍。
“嗯,我想想,哪些实验室可能开着门。我打电话试试看。”
他提醒了我,我也走出实验室,开始一一给专业可能相关的朋友打电话。
那是星期六上午十点钟。接电话的人八成还在睡梦中,被我残忍地吵醒。化学,生物,生化,兽医,园艺,木材,各种专业我都找遍了,没有肯定的结果,只有两个人告诉我他们下午会到实验室帮我找找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有人告诉我一个学生化的泰国mm的名字,说她实验室可能有,但是没有她的手机号码。我打电话到我的泰国朋友那里,感叹了一番世界真小,硬是把这位泰国mm的号码挖了出来……上午过去了,草酸却像硫酸铜的结晶水,怎么挤都没有。
沮丧之余,我回到实验室。布拉德已经到了,正在测土壤元素含量。他看来非常疲倦,跟我的愁眉苦脸相得益彰。
“你好吗?”
“好……可能好吧。”
“为什么可能好?”
“因为我找不到草酸做不了实验种子搁下去可能坏掉。”
“哦。”布拉德漫应着,伸手从架子上拿了一瓶试剂给我。
“草酸!!!???”整个楼层都是我难以置信的声音。我的眼镜撞上瓶子了。
“哈,你找到草酸了?哪里弄来的?生物系?”戴维欢快的声音传来。
“呃……布拉德在那里发现的。”
“我们实验室!?唉呀,那排架子!我们一般在那里放酸洗的药品。”
我眼睛的怒火快烧到他脸上去了,我可正不是要酸洗砂子么?
“你知道多取的药品不能放回原瓶吗?”
“知道。”我专心称量。等我称完,昨天说要帮我配酸液的戴维已经回家了。

02/18/2008

沙漠不是一小时造成的

从前,tale国度是一片青郁的森林。

tale 121

然而短视的人类不知爱惜,毁林开荒。森林的面积不断减少。

人类过度的畜牧和耕种加上当地的干燥少雨的气候条件造就了沙漠。人类无奈,只得迁出深爱的家园。

tale 122

当然人类以外的生物也展现了顽强的适应性,绿洲依然存在。

tale 123

造化的巨手想要扑灭这些微不足道的对抗者,不断掀起风暴。

tale 125

但未料老是不成功。

一个钟头过去,造化决定忽略这些可恶的绿色,直接测pH值。结果沮丧地发现居然是0.57,离需要的5~6还有十万八千里。计算了一下,假设每次冲洗可以把酸浓度降低一半,那么pH值从0.57到5.98还需要冲洗19次。而过去的一小时内大概冲洗了十次。也就是说,还需要工作两个小时。

这个计算彻底把造化打倒了。干脆休息。自我安慰道:既然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沙漠也不是一小时能造就的。

02/12/2008

逝者如斯,平生何事(非戒迷免进~)

看了evagreen的博客对联终结者,大乐。当然该文的后半截要戒迷才懂其中真意了,比方说那个开花又逢春,哈哈,就一个强字……就内容而言,我喜欢“游侠逢暮星,少年见明月”一联,太确切了……看不懂的请漂过……

一时兴起,俺也拿Frodo来对了几联,不过俺向来缺乏恶搞天才,又不爱配对,搞笑程度大打折扣,不对,就是完全不搞笑了,不过配配场景还是蛮有意思的。

对联:漫漫长途何时尽,萋萋好景此地来(场景:第三部加长版里阳光为破败的国王雕像戴上皇冠,也可以说是Frodo遇上Faramir)

对联:忠仆伴左右,大家随西东  横批:奋不顾命 (场景:第一部末尾fellowship解散。这个横批还真不错)

对联:绝望中坚守,到底后死生 (Frodo的精灵文名字Bronwe athan Harthad,意思是“endurance beyond hope” (在绝望中坚守)。果然是到底后死里逃生)

对联:灰船渡海歌声现,白鸟临风曙色开  (场景:船帆扬起,海风吹拂,船缓缓离开港口,弗罗多所戴的宝石发出闪光,就消失在迷雾中。这艘船航向大海,直往西方前进……直到一个下雨的夜晚,弗罗多闻到了空气中甜美的味道,以及海上传来的歌声。然后,就如同他在庞巴迪尔的家中所做的梦一样,灰色的雨幕被拉开,眼前出现了一个洁白的海岸,一望无际的绿色大地和美丽的日出(朱学恒译《魔戒》第三部最后一章。必须严正声明:朱学恒同志的这一段翻译偷工减料得厉害)。下联中的“白鸟”作海鸥讲还是很不错滴)

对了,补充前两天对的一联:逝者如斯,平生何事(这这这……太牛了,把我牛得一跟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