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8

03/28/2008

gu

发现我竟然写了那么多博客开头,于是随便拣一个来更新space……我要是写小说的话,好坏不论,坑王怕是不得不当的^_^

前些天翻邮箱,居然翻出一段录象来(小凡和jing同学可以推想这段话是多久前写的了~)。那是2005年五月lee在冕宁冶勒自然保护区录的。当时保护站的彝族工作人员杨永方主动为我们唱歌,唱的就是这首,名字念作mama gu。mama就是妈妈的意思,gu意为想,是首失去母亲的小孩的哀歌。只听得杨永方的嗓音一路高上去,我觉得不能更高了时,他顿一顿,猛然又高了一个调,就像在山顶望山似的,远处还有,远处还有。歌声悲苦,唱完我们都愣在那里,倒是杨永方先笑了起来。之后我遇见彝族人都强烈要求他们唱歌,但他们老是放不开,只有高兴时才轻声哼唱几句,直到在马边认识我们的向导尼莫知子,才又享受了一回歌声的魅力。回到现代化的都市里,看到快男啊超女什么的,我总免不了想起那些山岭。年复一年,动人的歌声在山中起了又消,消了又起,不为我们知。

上次写到这里就没有了,俺现在也接不下去袅。不过不妨碍俺自恋一下:俺写的最后一句,是多么有“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的意境啊~哈哈~

嗯,顺便复制一段相关文章,来自蔡康永的《有一天啊,宝宝》

寶寶 你是最早有名的

2005716日 電視台咖啡廳

   

親愛的寶寶:

  要我跟你說話的那個女生,在我們這裡,很有名。

  也就是說,很多人知道她的名字。

  你大概很難想像,寶寶你也因此變得很有名呢。

  起碼在跟你同時出生的所有寶寶裡面,你是最早就有名的。

  但因為你的名氣並不是靠自己得來的,所以並不很可靠。

  如果有其他嬰兒出生後一個月就會倒立,

  那他的名氣應該有一段時間會蓋過你。

  出名很好嗎?

  說實話,還不錯。

  尤其是在你知道名氣是怎麼回事的時候。

  人會想要被別人知道,應該是因為想要確定自己存在過吧。

  問你一個有名的問題(當然你不必回答啦)。

  深山裡有一隻鳥,唱了有史以來小鳥能夠唱出的,最好聽的一段歌。

  唱完以後,小鳥就飛走了。

  沒有任何人聽到這段歌聲。

  這段歌聲,曾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嗎?

  如果從來沒有人聽過我,那我曾經存在過嗎?

  我身邊有很多人,因為不同的原因變成名人

  他們暫時逃過”唱完了卻沒人聽見”的測驗題,他們的屎運還不錯。

  (「屎運」不是很優雅的詞,但跟你最親的那個女生,

  是常常把屎尿屁抹在嘴上的,你也可以習慣一下。)

  那如果一輩子都不出名呢?

  像那個唐朝詩人寫的,山裡的紅花,

  自己靜靜地開了、紅了,靜靜地謝了,落在土裡。

  也許有一兩隻經過的鹿看見,也許沒有。

  你問我這樣的人生如何的話,

  寶寶,我已經沒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了,

  我也是那批「屎運人」裡的一個。

  我只能憑著想像回答:「聽起來也很美好啊。」

  我沒有資格回答的問題太多了,而且,我是常常憑著想像活下去的。

Advertisements
03/18/2008

宝宝日记——2月27日~3月16日 好(雌雄同株嘛)大十八变

很久没贴咱家苗苗的照片了。它们长得不错,就是俺做饭闹心,不但做起来麻烦,菜定了好久还没来齐,只好将就着给它们上主食,没菜就算了,就这两周,估计吃不厌(吃厌了也没法啊,嘿嘿,反正它们也抗议不了)。

贴个时间序列吧。

tale 028 tale 051 tale 085 

tale 124 tale 056 tale 078

才见森林

tale 015 tale 059 tale 086 

tale 112 tale 054 tale 077

又见树木^_^

03/16/2008

唯爱与恒而已

翻译魔戒仍是今生的理想。
                              ——花姐
 
嗯,画魔戒仍是今生的理想。
                              ——ilxwing
 
 
两句话出自花姐的博客,看得我激动不已。
想起凤凰卫视的《唐人街》,里面有一集采访的是花费27年时光翻译《红楼梦》的法语翻译家李治华。别人问他翻译经验,他说:“唯爱与恒而已。”
03/16/2008

我的鸢尾

刚上小学时,有一天我看见负责学校杂务的刘阿姨画黑板报,很是着迷,于是回家对妈妈说我想学画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时候我懵懵懂懂,认钟教了多少次都不会,连左右都老是分不清,正暗自为我的将来发愁的爸妈一听我想学画,大喜过望,马上联系刘阿姨。刘阿姨学历不高,也没有正式学过画,但禁不住我爸妈的托付,开起了画画班,我便是她第一个学生。我已经记不得她教过什么,也想不起画过什么,反正一年多后我厌烦了,不想画了,爸妈见我的学习成绩竟然还好,也就没有勉强。之后初中、高中、大学、硕士,时间飞驰,年纪越大,我画画的机会越少,像所有儿时梦想一样,它离我越来越远,终至淡忘。
直到来到米国,在kitty家见到她的画笔,心里一动,照着我的认树手册画了一幅锐叶木兰,居然像模像样。于是买了画笔、颜料、水彩纸,教画丙烯画的书,重操旧业。只是,我总觉得自己很忙,忙到要放弃这些正当的爱好(却经常在网上无所事事),在分配时间上吝之又吝,一年来也没画过几幅画,寥寥几次提笔,都是为了做卡片送人。
昨天考完一门半期考试,缺乏睡眠却睡不着,于是起来画画。不再为设计卡片挖空心思,也不用对着照片苦想怎么下笔,我只是单纯地临摹我的绘画书。丙烯颜料早已干掉,我用水彩画颜料画了这一幅鸢尾。
在成都的最后两年我成了华西药用植物园的常客。如今,那儿的金纹鸢尾也该开放了吧。
03/08/2008

My precious (非戒迷免进^_^)

忍不住炫耀一下今天刚收到的宝贝。

tale 115 tale 116

tale 118

当时在Alan Lee插画的版本和黑封皮的经典版本间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这套。

虽然Alan Lee的插图在网上基本都见过,但印刷精美的实物就是不一样啊^_^

tale 121 

这纸,这质感,很好很满意~

我的心愿:像Bilbo一样生活:)

tale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