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8

05/30/2008

痛定思痛

前一阵看到鲁伊写的《拜托,别去,至少不是现在》,呼吁志愿者们不要去灾区,免得给救灾添乱和消耗灾民的生存资源。当时忍不住留言说这是建立在官方救助足够、到位,方针大致正确,不需监督,救助人员都具备基本救援知识的假设上。然后发现灾难发生时如何应对是一个抱不得佛脚的问题。后来又看到南方周末的《灾难与人心:灾后北川的残酷一面》,更加意识到只有养兵千日,突发时刻才能用兵一时。
死者已矣,生者长存。决定今后寻找机会学习基本求生策略和人工急救术。危急时刻,能够先救己后救人。
Advertisements
05/15/2008

太郁闷了,宣泄一下

我承认,冬天国内南方的大面积雪灾我并没有怎么关心。但这次,地震发生在我05年四月去过的卧龙,发生在我度过七年大学和硕士研究生的成都,03~05年间写报告查资料经常见到的北川、青川……打开google地图,我震惊地发现震区附近全是熟悉的地名。昨天,终于联系上成都的老师和朋友,亲耳听他们述说地震。这两天看新闻,沉重的数字,悲惨的图片,感觉难以形容,只觉心里混沌而酸楚。
想起以前生态学课本上的一句话,大意是:我们保护我们所热爱的,我们热爱我们所了解的。
现在,我明白了什么是“故土”。

05/07/2008

永恒的话题

一个月前看了墨西哥片子《恰如水之于巧克力》,看完仍不知题目含义,google了一下,原来南美人民用水,而非牛奶来冲热巧克力喝,所以这个题目可以意译为“水乳交融”,当然这就忽略了它在西班牙语中的特殊意义了,嘻嘻。不过当时我借这盘电影却纯粹是因为名字古怪有趣。只是,回家后俺看到包装盒上推荐语上的Erotic(情色)字样时,不禁愕然且黑线满脸袅……

没想到片子竟出乎意料的好看。于我而言,这部片子各个组合元素的丰富和饱满前所未有,就像片中那似乎被红色果汁浸透的傍晚天空,带着不可捉摸却又实实在在的色彩和厚度,而其中掺杂的魔幻更是缤纷得让人倾倒。比方说,女主角Tita精于厨艺,能把她的情感化到烹调的食物当中,让吃的人也产生类似的情绪反应——悲伤的她为大姐婚礼制作的蛋糕,让所有来宾都悲痛欲绝;心中满着爱的她烤的玫瑰花瓣鹌鹑,使一家人情欲汹涌,尤其严重的是她的二姐,澡房的水浇不熄欲火,她赤身裸体冲了出去,被闻风而来(这可是真正的闻“风”,或者用科学的话说,性外激素,哈哈)的骑兵带走……更妙的是这些魔幻色彩绝非吸引观众目光的噱头。处女哺乳乍一看觉得荒诞,但这为Tita为侄子死去而精神失常预先做了铺垫。医生来接Tita离开农场去他家治疗时,她披着的毯子拖下了马车,无穷无尽地顺路延伸下去,让人想起她绵长的爱情抑或悲哀。伴随Tita死去母亲的魂灵而来的,除了电闪雷鸣,还有和她生前无二的威势和控制力。Tita慢慢鼓起勇气,不止喝退了亡灵,也喝来了侄女自由婚姻的权力。

时间久了,魔幻淡去,人物形象倒是越发饱满分明。Tita是典型的传统女性,擅长烹调,热爱家事,善良驯服,心中满着对恋人的爱,对孩子的爱。这爱最终让她克服了对强权母亲的恐惧,开始主宰自己的生活。让我印象更深的是Tita的母亲。虽然专制强横,牺牲了小女儿的婚姻幸福,她却不失为一位骄傲坚强的女性,独自一人管理农场,带大三个女儿,招婿上门,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她能手劈西瓜,流亡匪徒闯进时毫不犹豫鸣枪示警。她也不是没有脆弱的一面。二女儿跟随叛乱的骑兵而去,她烧掉了女儿的出生证、照片以示决裂,却跌坐在女儿房间里独自哽噎。她死后,Tita发现母亲内心埋藏多年的秘密爱恋,终于让她原谅了母亲,当然不是从女儿的角度,而是同为女人,她太熟悉爱别离的痛苦。Tita的二姐是个特别的存在。Tita若是温润的土地,她就是风,时而迅急时而软和,但总是刮向远方。她或许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女性之一,虽然出场时间不多,她不同一般的潇洒气度,对内心的追随,对事态的判断力,对姐妹的关心,在富于表现力的细节中无一遗漏,也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无比热爱片子的叙述角度——Tita的侄孙女Esperanza在厨房中,从Tita遗留的菜谱谈起,引出整个故事。结尾时镜头又回到Esperanza身上,早已去世的Tita和她的侄女出现在她的身侧,微笑对视。这一刻时间压缩,无数回忆奔涌而来,望向Esperanza的目光,是经历了种种爱恨得失之后的平静,是看到深爱的人终获幸福的欣慰,是“新的故事已经开始,我们可以退场”的安心。这个结尾把人的思绪引向时间深处。延绵的血脉,炽热的情感,湮没的过往,那是我们永恒的话题。

片子看于一个月前,观感写于半个月前,改了几次,但都不满意。今天再改,然后就觉得虽然很多东西没有表达出来,还可以拿来给博客除除草~由此可见放假的效力……

05/07/2008

急景凋年

很久没博了。昨天考完最后一门考试,一个学期又光荣结束袅。时间过得飞快,一天接一天,钢铁制成般严丝合缝,迅速无比从指间溜过,不肯有一点弯曲,也留不下一丝痕迹,急景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