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01/12/2009

鹿死我手

        本来想再等一阵子有空了浓墨重彩渲染一番的,算了,继续罢工吧。

        圣诞节当天,我和kitty去爬山。在山顶上待久了,下山天已黑。在Newport Road上开着,突然车子右前方一个褐色身影一闪,然后砰的一声闷响,车子一滞,有东西飞了出去,伴随着Kitty的尖叫。
        撞鹿了。
        我的心哐哐跳着,好在手还镇定。掉了个头,去找那鹿。没找着,打算掉回来,开进一家人门口车道,顺便下车看看。一看头就嗡了一声,只见右边大灯没了,一个黑窟窿,kitty要从副驾上下来,车门却如何打不开。鹿没救了,我开始为自己钱包担心。
        再回去终于见着那鹿了,躺在路边沟里。没有出血。kitty哀叫:“我一直说要吃鹿肉不是当真的!我再也不说了!”
        kitty说这么完整的鹿应该可以卖,卖的钱总可以补贴一点我修车的费用。于是我们决定把鹿搬回家。哪知道那鹿已经成年,起码有两百斤,我们俩好不容易才把它拖到车边,却无论如何抬不进后备箱。那就进后座吧。使劲,一二三,不成功。再来,还是不成功。我们试了锄头(别问为什么我的车里会有这个),千斤顶,还是不行。最后kitty钻进车里,捉住鹿的后腿拼命向里拉,我提着前腿向里送,终于把鹿弄上了车,俩人累得不行。
        继续开车,路边居然又陆续有六头鹿出现,其中一头还过了公路。我们已经患上鹿恐惧。kitty见鹿过马路尖叫,而我在到家之前都拒绝她说一个“鹿”字。
        回到住处,朋友提示说应该报警。于是我打了911。警察很客气,但说撞了就撞了,他无能为力,连登记都不用。
        cj和jeremy来看鹿,我请他们帮忙把鹿转移到了后备箱。然后我们上网查卖鹿讯息,发现这是违法的。
        但吃掉是允许的。
        次日检查车子,发现除了灯和车门外,车前盖变形,正前方的进风口碎成两块,保险杠撞裂了。
        这鹿肉可真贵啊。我要恶狠狠地吃!我们在网上查到一个屠宰商的联系方式,准备把鹿送去。不料屠宰商告诉我们应该在鹿身体尚温时放血,现在肉已经不好了。
        那我们把鹿捐了吧,查卖鹿讯息时我们发现了捐献网站。但是最近的捐献点距离一小时以上的车程,还要事先电话约定。
        只有扔了。叫了cj和jeremy帮忙,我们开车到十五分钟车程外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四人把鹿搬出来,我和kitty感叹好轻松。然后我发现鹿身上有血。啊?!赶忙看车里,天哪,两摊血污!原来内伤也是要出血的,而嘴和肛门就是出口。回家后发现后备箱两层垫子都被鹿血浸透了。在kitty的帮助下,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它们洗干净,活象清理谋杀现场。五天才干。车里也有一股子气味,几天才散。车子送到修车铺,人家据修,说要去专门的车身修理铺,要花上千块钱。
        鹿肉没吃得,空惹一身膻,白赔一车伤。
        我很郁闷。唐阿姨安慰我说:记得“鹿死谁手”吗?这只鹿虽然给你带来很多郁闷,但是它却是个吉兆,鹿就死于你手啊!
        好吧,以后我问鼎中原时,希望大家不要太惊讶:兆头现在不已经出来了么?

Advertisements
01/12/2009

记一件很雷的事

好吧,网络罢工就网络罢工。
昨天晚上十点钟,我在网上乱逛,发现我喜欢的某网络写手专栏有更新。她说,这段时间她披马甲写了另一本小说。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去看。晚上十二点,我终于看完,但是大失所望。在我的眼里,这位写手观察、思考的角度深入而独特,文字功力更是非同一般,其行云流水的文字常常让人眼前一亮。可是这本新小说的文字水平一落千丈,魅力完全不见,人物设定也觉粗糙。不满之下,我觉得唯一能接受的理由就是:这是其它写手为出名/吸引点击而冒名的!于是我跟写手发了邮件,说这不是你写的吧?
今天和kitty电话里说起此事。kitty说这没什么奇怪的,一个作者的作品参差不齐。但我说我看重的不是情节,不是yy!文字修养不同!思考深度不同!我当然不要求风格统一,可那是特色啊。小说通篇二十万字,多的不说,那种特色至少该闪一两次光吧,但是,一次都没有!
臭屁地说完,发现收到作者回信。里面说:亲爱的,是我写的,你就扁我吧……
01/12/2009

去凉山

很多事情大概是要回头、比较才会有结论,就像去凉山。之前我虽觉得在冕宁的那十天过得舒适畅快,可从没像如今这般感觉美好。和Lee、lsm同学,还有保护站的大哥大姐们无芥蒂的相处,中午抢时间去的长征纪念处,雨后彝寨的清新,河流般的道路,主动为我们唱歌的彝人,还有层出不穷美味无比的蘑菇……再比如说去盐源,风中猎猎的秋草,地上开阔的豁口,仿佛和自然化为一体的牧人,夜里骑马回住处时一路上黛黑的山和清淡的月……坐在井底的我,突然很怀念过去开阔的天空。

没有这两个地方的照片。来几张2005年去马边的吧。师弟照的。

DSCN7224

DSC04120

DSCN7164

这树想必很多人猜得出名字。

01/11/2009

休斯顿碎碎念 下

做事情有始有终,是我向醉钢琴学习的诸多各种美好品质之一^_^

强行插播一段感叹:豆瓣居然把“醉钢琴”小组解散了!!!我从不知道“低俗”原来兼容并包,竟是中性词。

无聊的流水帐,没空的人就别看了。

1、Hyatt Regency是我住过的楼层最高的宾馆。给我办理入住手续的服务人员态度殷勤,善解人意,还带一丁点自自然然的谦恭,整个一理想的管家形象。这一点点谦恭真是很玄妙,多则成了谦卑,少则没有了“服务”的味道,他拿捏得正好。

学校所在的小镇高楼寥寥可数,最高也不过十层。陡然到了高楼林立的休斯顿中心,自然要上顶楼看看日落。可惜我坐电梯到了客房最高层,兜了半天也没找到更上一层楼。只好下来问服务员。人家说被飓风破坏了,正在维修。汗,谁说南半球的风暴和北半球的蝴蝶没关系?这不就是嘛~

2、第二天晚上和米国同学出去吃晚饭。虽是西餐,但味道很不错,就是服务太慢。进餐厅等位子,坐下来等点菜,吃完开胃菜等主菜。好不容易吃完了,服务员迟迟不来结帐。漫长的等待中,话题都聊完了,大家摊在椅子上。无聊中我忽发奇想,决定为大家演奏一曲。于是我把八个人的空啤酒杯拿过来排成一排,把没喝的冰水倒进去,份量逐杯增加。正倒最后一杯时,服务员来了,见我的举动不禁愕然。几个同学笑着说:“别问。你知道了会后悔的。”那服务员连连摇头:“哦不,我压根不想知道。”他顿了一下,然后认真问道:“需要我报警吗?”大家一愣,轰然大笑。

笑完了结帐,我也演奏了《铃儿响叮当》的第一句,不敢继续,怕真敲坏了杯子。大伙赞道:“真听得出来是什么曲子呢。”

3、第三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土壤化学的会议分场有一场我想听的报告。恰好那天下午森林土壤分场的主题跟地理相关,我听得糊涂,两点四十便去了土壤化学分场,没想到这成了整个会议期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下午。

进门正逢一位亚裔女生的报告。我的第一反应是幻灯片做得很漂亮,图的配色、文字大小尤其赏心悦目。没想到接下来惊喜不断,实验设计巧妙,内容丰富而条理清晰,完全把我这门外汉吸引住了。最出色的是她用图和简单动画把研究的前因后果那复杂的等级关系漂亮地表现出来了!看多了可用三言两语概括的相关图、趋势图,这么内涵丰富而美丽的图才真正说明了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一图抵千言)的意义。

本以为这个报告就是顶峰了,没想到它之后的第二个报告竟然一样精彩,而且视角截然不同。第一个报告是研究铁的某种化合物在土壤中的迁移,是实验室产物,属基础性研究;而后一个是研究泰国某村落饮用水的砷污染,是野外调查成果,属应用性研究。好像两匹马,一黑一白,却同样神骏。究其原因,一是“科学之美”——作者思考全面深入,尤其是顺着因果不断探究,“一条长线延绵起伏……令人回肠荡气”(朱伟语),二是“艺术之美”——他们找到了优美而易懂的方式把成果展示、传播开来。我一边赞叹一边嘀咕:这才是真正的“思维的乐趣”嘛。作研究当如是。

 

太久没更新了,拿以前种的草凑凑数。当时因为“3”不能达意卡在那里没写了,现在要补下文也想不起来了,“3”也没能改得满意(可见要找到一个好的表达方式不容易,那些好的报告想来也是极耗心力的吧),不过读来发现那时还真有朝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