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02/24/2009

26进制

话说不久前我买了一个小本子,纸张号称是尼泊尔某种植物纤维制成,几百年不腐,被僧侣拿来抄写经文。当然在我手里,大材小用,只能委屈它装点土壤分类学笔记。

End 043

这是我死活记不住的不同土壤特征缩写符号,按字母顺序排列,没有l和u,但多了jj和ss,仍然是26项。

嗯,只要保管得当,这个本子可以留存很久,说不定直到世界末日。如果人类灭绝了,而这页纸却留下来了,那会怎么样?

26进制

啪达啪达,随着清脆的木头敲击声,一个女孩儿出现在客厅。阳光从半透明的贝壳天窗照下来,落在她胸前挂着的假手上。那是木头雕成的一只完整手臂,手掌外侧长着一只枝指,肘以上还套着和女孩外套同色的麻布袖子。女孩左手拿着一把算筹,右手握着那假手,兴高采烈地敲击着。

“唉,又是三只手节到了么?”正伏案工作的中年妇女问到。

“妈,别说那么难听!是进制节。”

“我就想不通,为什么咱祖先是三只手,而我们只有两只呢?”

“其实谁也不知道。化石、画像,啥都没有。咱们祖先那场战争打得可真彻底。不过只要我们修好“女娲”,什么都解决了!”女孩搂了一下母亲肩膀,笑嘻嘻地说。

“一千多年了,我们的科技水平还是远没到可以修复女娲的地步。唉——”

“别叹气啦,我亲爱的考古长老妈妈。一步步来嘛。你想,如果不是伟大的妈妈你在蓝岭山废墟里发现了那张宝贵的“数字经文”,咱们还停留在十进制呢。”

“说起这个我就气。经文是我发现的没错,26进制可是数学长老们解释出来的。更好笑的是生物长老们,硬是接着推断说咱们祖先都有26根指头!手指脚趾加起来不够,便说祖先们有三只手。还搞个什么进制节!看你们弄的仿古饰品!”母亲伸手敲了一下女儿胸前的木头手,嗒的一声响。“十进制明明比26进制好用多了。一切都模仿祖先,我们就一定进步了吗?”

远远传来年轻人的欢呼和有节奏的敲击声,女儿急忙抱了一下母亲:“好啦妈妈,长老们也是想尽快提高咱们的科学水平,修好女娲,回到祖先的文明世界嘛。他们已经开始了。我走了!”

看着女儿匆忙离去的背影,母亲低声叹道:“如果真的那么文明,他们为什么会自相残杀,毁灭得那么彻底呢?他们到底是文明还是野蛮?我们真的需要修好女娲吗?”

Advertisements
02/15/2009

关爱钱袋,请买保险

车撞了鹿后还没修,我却想去花生屯。于是决定租车。网上查了经济型车一天十四块钱,觉得还行,于是打电话。对方说经济型租光了,小型车(compact)一天十九块钱。十九就十九,于是我到了租车行。手续办得蛮快,给的车就是来接我的那辆,崭新新的白,我很满意。手续进行到最后一步,办事员要我买保险,一天十八块钱。啊价钱不是涨了一倍?我说不用了。对方马上问我的保险是不是全保。得到否定的答案后眉头拧成一块:“你看,这辆车可是2009年的新车,出了什么事维修价格是很高的。”

“可是我开车向来很谨慎小心。从没出过事故。”

“但是你不能保证万一出事对方都认帐啊。”

“那让我想想。”

电话打给花生屯的朋友,她说我不如租单程车,开到瑞其蒙,她来接我就是。到瑞其蒙仅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又是高速路,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用不着买保险。哪知道租车的人多起来,好不容易轮到我,人家说车只租一天的话得四十六块,单程另加十五。什么价格啊,租一天比两天还贵!罢罢罢,还是按计划租三天,买保险吧。“你确定要买保险?”办事员不放心地追问我两次。我满脸黑线:不过是最近囊中羞涩,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守财奴吗?

领了车钥匙,我准备开车离开。车早已停在路上,车头冲着停车场出口。于是我启动,前进。——咦?怎么这么陡?天哪,这是土坡,不是路!我急忙停下来,倒车。压根倒不动。车行的人来也倒不动。我只好回到租车办公室。二十分钟后,一个三大五粗的家伙来了,拿了相机沿着车拍了一圈。再等了二十分钟,一辆三大五粗的拖车来了……

车拖走后又半个小时,租车的人走光了,办事员终于有空来处理俺的事。他安慰道:“你不是第一个把那里当成出口的人。”又笑嘻嘻地问我:“你要不要让保险公司替你支付拖车和车辆检修帐单啊?”我灰溜溜地点点头,签署了三份文件,包括事故责任书和未报警证明。来到车行一个半小时之后,俺终于开着一辆银色小车,踏上了去花生屯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