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04/06/2009

路西法大餐

题解:路(遇)西(耶?)法(耶?)大餐

背景:上上个星期在花生屯kitty处写论文。

到花生屯时是下午,kitty说出去吃饭。她问我要吃什么,我说只要是我没吃过的就好,比方说娘惹菜,雷末雅未克菜,埃塞俄比亚菜,西班牙菜之类……kitty说埃塞俄比亚菜不怎么好吃,西班牙菜也不咋地,欧洲菜都差不多,雷末雅未克菜不见得有多大差别,娘惹菜不知道哪儿有卖……她无奈,上网查询,发现一家叫“大西贡”的越南馆子,顾客评价相当高。

我们于是前往吃饭。kitty开车左拐右拐,终于看到了“大西贡”的牌子。下了车,kitty径直走进了店里,我急忙跟上去。正是晚饭时间,店里却只有侍应生。他满面笑容迎上来,自嘲道“满店座位任君挑选”,我们便选了个窗边位置。

店子装修非常西化,让人完全联想不到亚洲,而菜单也根本看不出越南风味。当然我对越南了解极为有限,仅知道一道名菜是用甘蔗和虾烤的,看不出也属正常。草草瞄了一下菜单,找不到这道菜,我便直接问侍应生。他竟然一脸迷茫,很礼貌地解释说他们国家很少有甘蔗这种物事。我听得稀里糊涂,再看一眼菜单,觉得monkfish这个名字有趣,便点了monkfish配贻贝和虾,kitty则点了小红莓酱浇鸭。

学习科学/社会科学的人对因果关系总是感兴趣的。kitty说:“听说越南店有两种,一种是纯粹越南菜,另一种是越式法国菜。这里价格比一般越菜贵,但比法国菜便宜。我们就当是吃便宜法国大餐好了。”我接着说:“说不定这家馆子今晚被包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放了鸽子。或者今天是法国或越南什么“不得外食节”,大家都不敢进馆子。嗯,也可能这家馆子的客人都是什么越南街法国街的,结果今天街里出大事,没人出门吃饭了。”至于为什么没有甘蔗名菜,啊那一定是我的中国英语和侍应生的法国英语交流不畅的缘故。

菜上来,kitty觉得她的鸭子味道不错,小红莓酱味道尤其纯正;但我不怎么喜欢monkfish,吃来有点怪怪的。当然,这不影响我把自己的菜吃了个精光,而kitty却只消灭了一半的事实。

吃饭吃了一个多钟头,我们始终独享整个馆子。出得门来,随意一张望,我们顿时被雷得里焦外嫩:隔壁店门大书“大西贡”,客满为患,而我们进去的馆子,看不懂的大名下面一行小字:真正西班牙美食……

kitty评论说,俺先前那个甘蔗问题多半是那位侍应生历年来见过最诡异的问题了~

啊至少俺还是如愿吃了西班牙菜,虽然味道不那么合胃口……不过当我查得monkfish原来是扁鲨肉,顿时觉得这顿饭也很值了^_^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