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07/08/2009

用力的生活

总是忙的时候想写博客。不为其它,逃避工作而已。却又不敢真的放手写。于是愈加佩服Nancy。在我的想象中,她爱说爱笑,看论文快,写字也快,码下洋洋洒洒三千字,只用一刻钟(好吧,我和Nancy只有两面之缘,对她的了解(如果可以说是“了解”的话)都是靠看她的博来的)。最近对用力的生活有点感想,引子是黎戈的文字。为了安慰自己,先抄她几段,待到忙完了再自个写吧。

以下摘自黎戈的《给我一个用力的人生吧》。

我常常带皮皮去坐摇摇车,有家小店,女主人总是里外忙碌,不是给摇摇车缝个布垫子,就是随着日影把它拖移走,这样小孩子就可以不冻屁股,而且晒到太阳。我喜欢这样全心,用力,认真活着的人。有次我看见中央台采访一个女芭蕾演员,十五岁就获过国际金奖的一个女孩子,她说“芭蕾是个非常残酷的艺术,如果你一个星期不练功,往往连基本动作都会完成不了,而你每天汗流浃背八小时的最好结果,也就是不退步而已”。

说实话吧,活到我这把年纪,知道所谓生活也是门残酷的艺术,它好比按揭贷款,或是逆水行舟,除非你每时每刻都用正数的热情去填补它,否则它给你的账单一定是负的。聪明人,是可以看穿,啊,生活他妈的原来是入不敷出的骗局,书本是虚妄的,社会是灰暗的,男人是不靠谱的,还是袖手止步比较合算,可是,不消耗力比多的人生,是多么环保却无味啊,看破红尘爱红尘,看穿书本爱书本,看透男人爱男人。红尘是脏的,书本可以还你净土,书本是苍白的,红尘可以补足你颜色和五味,这两样东西还没绞杀完你的生命力么,没事,那还有男人呢。

那个习舞的女孩子还说,在我的同学里,我也不是天赋最好的,可是他们都在中途放弃了……其实各行各业都是这个通理,跑完全程的,往往是才赋中上而不是顶尖的人。比较下萨岗和杜拉斯,麦卡勒斯和厄普代克,就知道,天才总是创作寿命很短,而技术性选手却可以长青。天才是富翁的儿子,生来拥有巨富,手艺匠是打工皇帝,寸土都要靠自己的汗水。天才令世界增辉,而苦练技艺的手艺人,更让我们看到,即使是天赋庸常的人,也可以向上帝的不公挑战。如果说,我对杜拉这个暴虐酗酒的家伙多少还有点好感,也是因为她对所爱之物的偏执用力,重拳出击。恩,她是白羊座,这是个猛烈的星座。萨岗是轻灵懒散的双子。在龟兔赛跑的实例里,谁先到达终点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乌龟肯定比兔子活得充实,因为它有目标,有干劲,有一点点通过努力逼近目的地的快感。哎,还是做一只笨蛋乌龟比较开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