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0

03/28/2010

立体卡片

看过不少立体卡片的照片,感叹其精美,自己却没想过动手。double同学去年送我一本教做立体卡片的书,我这星期终于翻出来学习。没想到书里满当当的都是样板,我愣着不知道从哪儿开始。真是选择太多等于没有选择。于是翻到第一个样式,照着做了几个基本操作,然后合上书,开始折腾变体。没想到做这个挺好玩:点子很容易,做也很容易,完成了放在那儿,成就感虽小,但很分明。

说来我做的这些所谓变体,其他人肯定早就想过做过。但因为我不靠它们吃饭,所以我不嫌弃这是重复劳动,用废纸画画切切,愉快地打发掉自己。

至于那些红色的小东西,是德芙巧克力的糖纸捏的~

End 061 End 084 End 085

End 095 End 076 End 101

End 073 End 119 End 034

Advertisements
03/22/2010

The land of Shadow

近来人呆口滞,老是言不及义。干脆发图,到底五彩斑斓,抓人眼球。

上星期照着花姐博客新换的题图画的。不动脑,铅笔草稿极尽粗略之能事,又是我热爱的对象,所以画得很快乐。原图对应的该是The Land of Shadow一章,但我基本上没把那种阴暗压抑的气氛表达出来……寒……

扫描出来发现颜色不对,于是ps。ps得高兴,把两个hobbit脚背上的毛涂掉了重画(背景解释:hobbit不穿鞋子,脚背上有毛)——我本来画得像苍蝇停在脚背上,巨寒……

又换了几个滤镜来玩。发现霓虹灯效果最好,略微有了一些Frodo和Sam快到Mt. Doom时的感觉。

Frodo-and-Sam-5

Frodo-and-Sam-variations7

03/14/2010

野苹果和其它

从前想出去玩时,是有车有钱没时间,现在呢,是有时间没车没钱。这个周末加上喉痛,更是无处可去。窝在家里,翻出三年前画的野苹果,小吃了一惊。模糊记得当年画好时还自个儿欣赏了好久,得人家一句赞美就暗暗兴奋,可是,我竟然没发现自己得意与兴奋的对象如此糟糕吗?再找出照着画的野苹果相片,我不禁倒吸一口气——这这这,我再创造的能力也太过了……

sweet-crab-apple-center

sweet-cra-apple-new

当下踌躇满志,决定提笔教育一下三年前的我究竟该怎么画。拿起笔来才发现进步并没有想象的多——那片该死的巨大绿叶还是怎么画怎么丑。于是改成书签,只画一角来做实验。折腾了半天,发现当时的困难到现在还是困难:除了绿叶,当时老是搞不定的背景我如今仍然难以搞定。待到书签画好,我也懒得画整幅了。好在对比之下,差异还是比较明显~

 

仔细想想,我三年前的眼光自然不及现在,而三年后再看我如今的画,多半也会觉得难以入眼,但我不能用今天的眼光来否定昨天的眼光。推而广之,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成长环境那么的不同,再加上年龄的不同,喜欢的东西自然难得一致。可见艺术品真没有标准可言。当然有少数艺术品可以穿越时间的检验受到大多数人的好评,但艺术家们每时每刻在世界各地推出大量的新作,其中能通过时间检验的少之又少。可我们并不能说传世之作外的艺术品通通是垃圾——只要得到某个人在某一刻的喜欢,它就有了存在的价值。

结论1:我更加理解了艾米莉的诗:

帮助一只晕厥的知更鸟
重新回到巢中
我就不虚此生。

结论2:还是科学好啊。无论是阿拉伯薯叔还是黑人小萝莉做算数,只要不是陈景润,一加一都是等于二。

结论3:艺术也不错。站在概率角度上说,地球上人那么多+时间无穷无尽=再糟糕的作品也有人欣赏。只是需要把那个人找出来罢了。(刘慈欣的《诗云》也是说的这件事。英雄所见略同哇,嘿嘿)由此说来,这个世界不存在不入流的艺术家,只有怀才不遇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