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1

09/21/2011

[流水]Into the west–6

晚上六点,渡轮准时开向布雷克岛。航程单向四十分钟。到得岛上,我本想找游客中心或是栈道入口拿地图,没找着。犹豫一下,照着标志牌在本子上画了一张。画好我走了两步,又倒回来,详详尽尽地描了一遍。事后证明这是非常英明的举动,让我有了充分证据,说明是该岛的地图不靠谱、栈道标志混乱,而不是我读图不清、方向摸错。

导游让我们九点半回船。日落是八点四十。环岛栈道总长是5英里。码头在岛的东北侧。岛上鹿多(据说是人为引进的。结果岛上没有天敌,鹿只称了大王),没有猛兽。仔细计算后,我决定先向南走,然后横跨布雷克岛到西北侧,看完日落,最后向东走回码头。

果然鹿多。我一路上碰上了四头。两头从路边林子里掠过,两头远远地傻瞪着我。

问题在于地图实在不靠谱。路边露出来的新栈道时常没有名字,脚下栈道的大致弯度、和分支栈道的交汇位置都对不上。做地图的人大概是意识流的,做图的唯一原因是告诉大家岛上有这么几条道。可我在横穿布雷克岛时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本来计划八点半前就可到沙滩,好整以暇地等着日落的,可八点二十几分时我还在林中跋涉,小跑了好一阵也没有发现一丝海岸的曙光。我终于按捺不住了。据地图显示,我脚下这条路在岛的心脏部位,向西的外围还有一条与此平行的栈道。恰好路边林子有条草稀的小道,多半是鹿穿出来的。既然如此,我不如直接抄过去,好歹把日落给看了吧。

没想到鹿只专用通道很快就结束。之后坡度猛降,地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蕨类植物和灌木,至少有半人高。好不容易穿过后,木贼类植物赶上接班,地势变缓,脚下泥土也开始变稀。此时已靠海,可放眼望去,哪有什么该死的栈道!

我紧急撤退。回到栈道后天光陡然一暗。完了,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这时我脑子也清醒过来,终于意识到了更严重的问题——本来看日落的地方离码头不过一英里,日落后再走也不是问题。可是,现在,地图如此的不靠谱,我要是困在了岛上不知道什么的鬼地方,离码头还有几英里,天黑透了还回不去怎么办?!心里一慌,开始飞跑。

好在没跑多久就到了预计看日落的海滩。帐篷不少,老少都有,一股子安详的休闲气息。走得远些,找了根枯木坐下。莫道来得晚,为霞尚满天么。

IMG_6324

要走时发现心爱的指南针不见了。把包和口袋翻了个底掉也没找着。如此折腾了五分钟,天色晚了。我心里一惊,打开手电再次开始小跑。

终于发现栈道地图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最后一截的栈道长度是比较准的。我很快就到了码头。

坐在草地上,吹着凉风,我想着当天的鲁莽举动,心疼着用了五年的指南针,暗暗告诫自己下次得谨慎了。

终于,一声震耳欲聋的汽笛传来,该上船了。

Advertisements
09/19/2011

朝生而暮死,有何也,有见也

制备工具,画了今年来新大陆后的第一幅画,蜉蝣。给伊朗室友看,她以为我要送她,连连道谢,我大窘。蜉蝣不是什么有意头的物事,我根本没想过送人。况且还画得不好:背景脏,蜉蝣像蚊子。但人家都谢了,也不好不送。

于是琢磨着在上面写啥。这小虫子我就知道一句非好话: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正好kitty在QQ上,文化人建议我用夏小正上的句子:朝生而暮死,有何也,有见也。维基了“夏小正”是神马东东后,我老老实实翻译:

Born in the morning but dead in the night, why is a mayfly created? It sees the world.

文化人嫌没押韵,亲自操刀:

why bother to be born and die
in a single day and night
the world I see
is mine

好吧,我规规矩矩地抄好,完成中伊第一次友好往来。

1

09/17/2011

[流水]Into the west-5

从艺术博物馆出来,我顺脚拐进了水族馆。话说我买的city pass包括水族馆、EMP在内六个经典景点的门票,价格比单独买便宜了一半,真是物廉价美。这是我第一次逛水族馆,很开了点眼界。馆内是少见的热闹,带着孩子的家庭居多。为了满足人们看到什么就想摸一摸的欲望,馆内专门辟了几个边界弯弯绕绕的浅池子出来,让我们和无害且经得起骚扰的海洋生物亲密接触一下。

IMG_6173

以前去海南潜过一次水,觉得真实的海底世界和电视/图片相比,模糊、黯淡、单调。但水族馆又把这印象拧了过来——海水像是最上等的厚厚玻璃,无论珊瑚还是珊瑚礁鱼类,个个色彩鲜明,比图片还图片。可惜我的照相技术不过关,放张照片,纯属聊胜于无。

IMG_6202

水族馆还有水獭海象什么的。没有好照片,我也懒得记录了。

出来后沿着海边走了好长一截路,到了雕塑公园。我没有查公园到底如何出名,但是到了后我就知道它的来头不小,因为我这对现代艺术一无所知的人也在从前见过其中好些雕塑的图片。可是我看到图片就不知所云,现在见到真身也没有任何改善。唯一觉得有意思的是这座喷泉雕塑。到公园时喷泉左高而右低,现出右座上一成年男子;出公园时见喷泉高度颠倒了过来,露面的换成了左边的小男孩。此消而彼长,美丽的笼罩让我们见不到对方。

IMG_6242

从来没有上岛徒步过。来之前我特意用Seattle island hiking搜索,Google让我去布雷克岛(Blake Island)州立公园。网站上说从西雅图到该岛只有Argosy Cruises公司的渡轮。该公司提供三小时的布雷克岛旅游服务,每天两班,八十刀包游轮来回、篝火、烧烤和原住民演出,只想搭船的话价钱减半,露营则次日返回。我在到西雅图前便决定好了决定星期一下午六点上岛,次日中午十二点返回的计划,以完成我上岛徒步加露营的两个第一。哪知道星期一早上电话订票时我才知道露营者另开一船,早上九点就出发了。罢罢罢,好在青年旅舍有空床,我补了钱,解决了民生问题,然后订下了布雷克岛晚六点走九点回的船票,打算在岛上看日落。

白天去了太平洋科学中心。人多,互动节目没参加着,不带劲。这个地球模型上的云图不断变动,估计是实时的,是我从前上地理课期盼的东东,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不会激动袅。

IMG_6278

city pass包门票和一次特殊表演。当天的表演是叫做Beatles的Laser Show。对激光秀我彻底理解不能,便脑补为某新奇的电影播放方式,给我们展示奇妙的甲虫生活。哪知道人家就是用类似讲座用的激光笔在幕布上打出图案来,配以披头士的音乐!虽然图案比最熟练的教授用激光笔画得好得多,但我仍被雷得不行,硬是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睡着了……

科学中心的热带蝴蝶馆有看头。这是一个小温室,满种着热带花草,一面墙上有个巨大的玻璃柜,里面一排排的全挂着成型的虫蛹。里面也有初生的蝴蝶,耐心等着娇嫩的翅膀干燥变硬。

IMG_6246

IMG_6256

温室里蝴蝶翩迁,可惜没有好照片。有一只轻盈地落在一阿姨手上,一动不动,众人眼红,纷纷拍照。

IMG_6276

接着登了太空针塔(Space Needle)。city pass包了门票,不登白不登。又在无数人照相的位置上按了几下快门,不照白不照。

IMG_6287

09/04/2011

[流水]Into the west–4

西雅图的这间青年旅舍位于中国城,街口一个巨大牌坊,金龙红柱,看介绍是新修的。但城区除了破败些,也不见其它中国特色。

第一次入住青年旅舍,感觉颇为新鲜。我预订的是六人间,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但是除了床位密集些,其它设施都完善干净。同屋有一台湾大姐,次日返台,在美国加拿大足足玩了两个月。后来在厨房又遇到一对来自台湾的母女,来美国旅游已经十七天。母女俩有种知书达礼又温文自然的气度。听得那母亲低声地叫女儿“××小姐”,半开玩笑又满是亲昵。如果有人告诉我她们是朱天心和谢海盟,我也不会惊讶。

次日去了艺术博物馆。

IMG_6160

进门就被这太阳车(没看牌子,我胡诌的名字)小惊了一下。

IMG_6104

不过最妙的是这只站在雪白被褥上的漆黑硕鼠。因为太喜欢忘了看牌子,我给它取个名字叫噩梦老鼠,估计原名不会这么直白:)

另一个让我吃惊的作品叫做“Leaves(叶)”,是澳大利亚土著画家所作。

IMG_6074

IMG_6105

这个背着屋顶前行的人形雕塑,拿来形容当下中国的房奴最好不过。

IMG_6162

做过电泳的筒子怕是会喜欢这幅画~

厅里四处有电脑,可坐下来,戴上耳机,自己选择录影来看。我选了一段介绍非洲人生活的。当我看到几位妇女坐在大堆各色珠子前做首饰时,一下子明白了这幅画的灵感来源:)

IMG_6079

我去年读了一点萨金特的介绍,在网上看了他不少水彩风景。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他的画作,不过是他更出名的油画人像。他画的黑衣和背景几乎融为一体,这样既突出了面孔,又大大省了力气:)突然想到,我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判断力,看到的画都是好的,说不定是因为我看过的都是杰作。佳作貌似自然天成,我当成理所当然,看不见背后的天赋和汗水。哪天去逛逛鱼龙混杂的画廊,说不定高下立判。

IMG_6088

阿堵游览了伦敦VA博物馆后说日本艺术自有中国不及的精深之处。我专心看了一阵日本艺术品,固然觉得“和而不同”,但也没觉得那些不同有多么不同。不过西雅图艺术博物馆的日本展品不多,这个假设还有待继续检验。

累了我就坐下来看录像。一段非洲某部落某传统仪式的片段让我看楞了。那里,人们(应该是部落巫师一类的神职人员)套上活像劣质的黑色鸡毛掸子的衣服,四处跑动。如果不是发自内心地相信这衣服、这仪式的必要性,谁都会把它看成闹剧,还是最糟的那种。由此我对博物馆收藏的大量澳洲非洲美洲土著部落的展品产生了敬意。那里,每一个面具,每一根柱子,上面每一根线条每一根羽毛都自有其非得如此的原因。如果人们不再相信他们的传统或宗教,这些衍生而来的物品就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无论精美与否。由此我再不能批评少数民族文化的“衰落”,因为那是结果而非原因。

IMG_6078

四楼辟出一个阳光充足的角落作为休息处。有大堆的艺术类书籍和杂志,还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一个个立方小木块整整齐齐排着,覆盖了桌面。木块六个面,刷上了六种图案:纯黑,纯木色,黑色半圆,木色半圆,黑色九十度扇形,木色九十度扇形。游客可以自由翻动木块,拼出各种图样来。这么好玩的游戏我自然要凑上一脚——效果不坏,自认为比当天其他人拼的都要好~

IMG_6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