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2

03/08/2012

[水彩]春信

这学期忙得不可开交,鸭梨山大。春假了,虽说没有出游的计划,却也去附近的州立公园散步了两次,又拾起了画笔。自我辩解说是物极必反,死限还有几天,让我就着花生米嚼嚼豆干先。

想画一张早春的花儿。搜索了半天,风信子和黄水仙的照片最多。不过我的标准也不少:画面要简洁,构图要好,色彩要丰富。刷了一圈,只有一张humble daffodil的照片入选。就是它了。抓起笔开画。

话说我这学期在学校的craft center(工艺中心?这名字有点寒)注册了一门水彩入门(水彩I)。每周二晚上上课,一共六次。上周课刚结束。我本想注册水彩II的,毕竟自个儿零零散散画了几年。结果那老师坚持让我先上入门课。第一堂课便证明她是正确的。虽然从前靠看水彩入门书我知道了一些基本技巧,但除了湿画法,其它的我从来没应用过。看着老师示范的各种效果,我才意识到自己从前画画其实在玩填色,完全没把水彩半透明和流动性的特质发挥出来。

水彩I我们只就一个题材画了两幅画——红谷仓。我没时间练习,全靠在课上挥两笔。最后成品的谷仓像积木,树木像拧过的抹布。也难怪我画黄水仙时没觉着自己有丝毫提高。画完再看,叶子及对应的背景一塌糊涂。晕染效果略有改善,可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自己的进步还是应老师要求买的阿诗水彩纸的功劳。有点后悔学水彩——丙烯要简单多了。想当初我选择水彩不过是因为水彩颜料比丙烯经放,这真不是做决定的好理由。

画完了已经是晚上一点。第二天自然晚起。鸭梨太大,我又分神考虑水彩以逃避——那些该死的叶子,颜色浅而背景深,不是前景需要纤毫毕现,但色彩又有变化。呆呆发愣中,忽然间福至心灵,我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处理,那一刻真想大喊一声Eureka!

方法说来简单,其实就是干画法。干画法和湿画法是水彩最最基本的两个技巧。当初我看水彩书时觉得不可思议——“每一遍着色都在上一遍颜色干后进行”,这也算技巧?水彩老师也没提过它,只是让我们先画谷仓的背景,下一堂课才画其它部分。我们用了干画法而不自知。

想明白就好办了。第二天晚上我接着拿鸭梨山大为借口,画好了背景,次日添加了剩下部分。虽然变化没我想象的大,但效果也很明显了。说来画水彩真是需要左脑:分析前景背景中景,把图像分成几层(不限于三层);每一层考虑各色块大小、颜色排序,然后由淡到浓上色,该晕染晕染,该留白留白;画好一层后得按捺住想一气呵成的心情,等它干了才能画下一层。

今天工作之中还不时想想怎么画第三稿。不能再折腾画画了,火腿滋味再好,也挡不住脑袋掉地的一塌糊涂。春信已至,就到此为止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