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2

06/06/2012

桦林

读了论文请教作者。托马斯,瑞典Umea大学的研究生,热心回了我好多信。我的研究方法从开始到现在终于成型,托马斯,爱达荷大学的博士生Liang,和日本京都大学的Nakastuka教授功不可没。虽然我每次写信都少不了“谢谢”两字,可这么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下来,我自个儿都不好意思了。咨询老板,除了提供论文署名机会(也要看人家接不接受),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感谢方法。最后我决定画张贺卡表示感谢。

地址在三月份要来,下笔却是昨天。以前也不是没有想动手的时候,可马上就被题材卡住。我们通信虽多,但主题明确,所以除了地址,我对托马斯本人一无所知。也想过把春假画的黄水仙送他。可除了省事一条,我找不到把黄水仙寄出去的理由。

拖无可拖了,我维基Umea,发现这个城市别名“桦树之城”。我顿时高兴起来——桦林,就是它了!

网上找了些桦林照片照着画。最喜欢其中一张秋景,可夏天(瑞典多半还是春季)送秋景有点奇怪,最后还是挑了绿色背景。

手生加技涩,画了两稿都不尽如人意。第一稿画面偏脏,没想到拍出来的效果倒比第二张好些。

犹豫就这么寄出去还是再画一稿。

Advertisements
06/03/2012

依诺河半日游

本来对平地上的栈道兴趣平平,但周围车程两小时内的州立公园不是河就是湖,我也就没了选择。儿童节第二天去了依诺河州立公园。去前草草浏览了公园网站,知道此地早年为印第安人所居,创建公园的日子也早,盘算着“野味”不重,便穿了凉鞋。

本来先在家里电脑上查好了路线,做好了小抄。哪知开上了高速才发现忘了拿。罢了,前半截路我熟悉,后半截就试试我的记忆吧。记忆加上指示牌,倒是顺利往返,看来我记忆的衰退已经进入平台期。

到了地方,先去游客中心拿了地图,也不看,捡了停车场附近的栈道,信步走下去。没办法,一人出游就是这点好处:不用事前计划,需要时再抱佛脚即可。没走两步便是河,对岸有栈道。河宽但浅,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泡在水里。我暗喜自己穿凉鞋的英明决策,挽了裤腿,趟过了河。

继续走,遇到岔路便随意选一条。翻过了一个山头,向下走了好久的下坡路,我不耐烦了。正好路边林子一改之前的朴实,望去满眼皆绿,深色树干像是像是随意安插在绿云里。我当即拐进了林子。

DSCN1350

这是河岸边的空地,格外平整,地上有季节性水道。

DSCN1382

草不过是常见的禾本科小草(擦汗,见过那么多次,我应该查一下的),但这样密成一块绒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来路上经过的林子,地上都是凋落物,草和灌木一无所有。这里的树木更粗更稀疏,光照不像是限制因素。公园的历史不短,除非草是新来的,要不也该扩散得更广点。另一个解释就是水分了。因为这里就是河 岸,水分供应远比山上充足。以前老师说水分基本上是我们所在区域森林的决定因子,但不知道它是不是也控制了林下植被的分布。

这里树木种类众多,高大稀疏,有好些粗得超过了老根据地州的常态,我感到了重读公园历史的必要。

边走边玩。过了一会,听到水声,便走到了河边。

DSCN1364

虽然什么“遗址”都没看见,但我可以肯定这一片是以前印第安人的居住地:地势平坦,河流温和。还有更好的地方吗?

我在河里玩了好久。水袋中的水大概感到了自然的召唤,从不知道哪儿的缝隙渗出来,把我的背包弄得一塌糊涂。一边晾包,一边跳石头打水漂逗鱼虾照花草看云看水思考人生,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DSCN1373

玩够了背着半干的背包退回到栈道上,继续向前。不一会儿又是一片浅滩。

待到我觉得时候不早查地图时,我惊喜地发现自己选了一条环形栈道,于是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一切很好很圆满,除了一件事:这里的栈道管理太不专业了。路上没有公园网站上说的方向指示(blaze)也就算了,标志牌居然都混乱。来路上一个丁字路口,牌子上三个箭头,两个箭头指的是同一方向。回去时一个十字路口,牌子上居然只有三个箭头。还好我是老手(嘿嘿),要不迷失在林子里,晚上就可以找死去的印第安人打听他们的部落位置了。

06/02/2012

仿拟

师姐牙出问题,给了我一大袋刚开封还没怎么吃的西梅。那包装袋正面是一男一女的半身照,背景是开花的果园。两人的服饰和架势总有点似曾相识,我想了一想,上维基搜索格兰特·伍德的《美国式哥特》。哈,这广告还真是它的山寨版。

photo Grant_DeVolson_Wood_-_American_Gothic

维基上称《美国式哥特》是“one of the most parodied artworks within American popular culture”。parody我知其意,却不知道中文对应词汇是什么。查了一查,倒发现它原来是个正儿八经的修辞术语:仿拟。好吧,终于见着仿拟界大名鼎鼎的《美国式哥特》被仿拟的一个实例了。

和同办公室的米国博后聊了一聊,他又添加了一点背景知识:广告中的男子叫保罗·纽曼(Paul Newman),是他母亲一辈的名演员,这家食品公司是他自己开的,大部分收入作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