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3

03/23/2013

琐事

查看博客,上一次更新是12年九月初。想起前一阵子WY发信问我这么久不更新,是不是有什么事了。翻检博客草稿,最晚一篇写于12年七月。算来我开博也有六七年了,半年不更确是个人纪录。想起当年Kitty劝我转文科时说真正的理科生专注工作时不会像我那样不间歇写博。虽然不觉得自己从前勤于写字,现在也会在非死不可上按每周一条的速度更新点状态,不过停笔六个月还是能说明些啥吧。

这篇博客是草稿里最完整的,虽然写于去年五月,虽然现在我已不写这类表姿态的文字。不过还是添上两行字发出来,毕竟那也是我过去的一个侧面,回顾从前时这类记录总是多多益善的么。

2012/5/26

琐事

星期六。收拾衣服,送进洗衣房;上网交车税,缴费后记下纪录号,放进汽车相关文件的大信封;填已购买汽车保险证明给当地交管部门;给朋友发邮件,提醒他尽快给我发来转账信息;空了的油瓶加满,灶台餐桌用强力清洁剂刷一遍;洗好的衣服放进干衣机;打扫客厅,收拾卧室,地毯吸尘;衣服拿回来,叠衣服,更换床单;拆下行李箱坏了的滚轮,照着样子去五金店里买新的,然后去中国店买菜,路上给车加油。

全是琐事。我曾经很讨厌料理琐事,做了还有,做了还有,不做就堆着,越积越高。琐事不做就有后果,最简单的是洗衣服,不洗就没得换,严重一点的是应付政府或学校,这一个表格那一个证明,不做就……好吧,我也不知道什么后果,但是不敢不做。麻烦的是我总是缺乏做琐事的动力,拖来拖去,虽然拖到不得不做的时候一般都能完成,但各种手忙脚乱,打乱正常安排的感觉实在糟透了。也因此对家庭主妇充满敬意。确实,琐事难度一般不高,期限往往不死,给人压力不大。可是一直料理琐事,就好象给华丽衣袍除永远除不尽的虱子,需要无穷的耐心和发现生活乐趣的能力。

不为琐事所控的唯一方法,就是主动去做。我如今能以一种平静的心态对待琐事:把它们当成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安排充分时间去做,也就有点无所谓的味道了。我发现不了其中的乐趣,但也不为此所苦。对我而言,这是态度的变化。我曾经指望生活里充满激情和乐趣,任何有碍它们的——包括琐事在内——都是额外的、不该存在的负累和折磨。有了负累和折磨,心情总不容易好。可如今,我觉得生活更多地像作为主食的白粥,所谓的激情和乐趣是下饭的小菜,白粥离不了小菜,小菜填不了肚子。有时白粥多点小菜少点,也不是不能忍受。我不能确定这种看法是进步还是妥协,但我确定现在的我对生活对自己更加满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