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5

06/18/2015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犄角游——奇琴尼察遗址

奇琴尼察在墨西哥的地位大概相当于八达岭长城于中国。《孤独星球》上半开玩笑说every gawker and their grandmother want to see it. 13年圣诞假期我到墨西哥城,着实被Teotihuacan震撼了一把。如此珠玉在前,我非常期待奇琴尼察会给我的惊喜。
占位。因为我要写加拿大游记咯。

Advertisements
06/18/2015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犄角游——圣卡安自然保护区

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是我旅行重点。初到坎昆定行程时,我注意到圣卡安自然保护区(sian ka’an)。它坐落在图兰(Tulum)的入海口处,涵盖了热带雨林,沼泽,浅海,珊瑚礁,以生物多样性闻名,还进了联合国的自然历史遗产保护目录。该保护区生态中心网页上列出的旅游项目都是向导带领的独木舟或凯阿克团队旅游,没自助游信息。直接搜索,只找到一篇比较全面的攻略,可是该背包客自己坐公车入村,仍然需要在当地租船,而船费并不便宜,至少一百一十美元一艘船。我既不会说西语和当地人租船,也没有同伴分担船费,于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跟团。该生态中心没有预定指南,不接受网上预订,只提供了电话和邮箱。我不通西语没法打电话,邮件也一直没收到回音。待到了图兰,我决定参加就住的背包客栈合作的旅行社提供的圣卡安一日游。和我讲价的小弟英文很不错,英文名叫天使,我忍不住多问了一遍,他很坦然地告诉我就是那个“天使”。生态中心的跟团游要价78美元,我都嫌贵,但没想到天使索价110刀!吸取前一天看鲸鲨被宰的教训,我卯足了劲讲价。天使时而说理,时而论情,时而展示图片,时而给旅行社打电话,表情丰富,腔调多变,足足磨了二三十分钟,我们终以90刀成交。我少有讲价,对这个价格颇感欣慰。次日和其他游客交谈,发现自己还是多交了10刀。

旅行社给的出发时间是八点。次日七点四十,天使送我到了旅行社,然后欢欢喜喜地领了一张绿票子离开——大概是劳务费吧。然后我就一直等等等。这是旅行社的卫生间标志。

DSCN6192

等到九点多,一个工作人员才把游客召集起来,通知了安全注意事项——先用西语,然后游客上车,剩下我一人,他用英语再讲了一遍。讲完终于出发了!绝大多数游客是墨西哥人,而剩下的一丁点外国人都会西语。三十几个游客里,我是唯一不懂西语的。于是总导游每次宣讲完各类事项后,又得单独对我交代一遍。后来游客分成小组上了船,船夫兼导游不会英语,只有靠其他游客帮我翻译关键词,我就彻底歇菜了。

旅行社工作人员交代56公里要开两小时二十分钟。我纳闷怎么这么慢,上路一会我就明白了——完全是土路,不,沙路啊。开车一小时后,到了一条河汊的入海口,司机让我们下车照相。桥的一侧看得到远处浅碧色的海,另一侧是纵横分叉的河,间以团团簇簇的红树林。华南植物园里有红树,可惜我就草草看过,虽然记得它们是大型灌木,但没有料到它们在自然环境里会长成这样——单一物种,上下全罩,耸立水面,延伸很远,像放大版本的冬青树篱。水是浅绿透明的,下面的沙地是雪白的,红树是浓绿的,一片绿意,天地都凉快了一些。

0-Sian_Ka'an_biosphere_reserve

此图片来自维基百科,比较贴近实景。

DSCN6198

远处沙地上有一只鹭。

DSCN6200

天上有海鸟在飞。水里有细长如箭的鱼,长短都有,时常成群。回程我们又在此地停了下来,为了看鳄鱼。大家随机分布在桥的两侧,等了很久,突然一群人激动高喊,我冲过去,水下一个巨大的黄褐色脊背一晃而过,到桥下了,看不见了。大家急急赶到桥的另一侧,但鳄鱼并没有出现。我们之后等了大概一刻钟,鳄鱼一直没出来。

接下来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个小渔村。车停在一个茅草棚边。那里摆着长条餐桌,桌上是切成小块的taco,一盘四块,缀着洋葱和番茄小丁,另有饮料自取。因为天使向我介绍时说的是包两顿饭,我压根没带吃的。虽然出发时旅行社工作人员介绍中午供应的是点心,我也没在意,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疏忽。此时已是中午,这一小盘子taco完全没把我填饱。正打算再进棚厚着脸皮再拿一盘,新一波游客来到,顿时把桌子挤满了。我只好带着怨念,跟着大部队上了船。船是一体成型的塑料船,中间两条横凳,上支布篷,下面坐六人。船的尾部是一个马达,船夫兼导游站着操控。我走在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老太太旁边。大概是见我一人出行,老太太主动示意让我跟他们同船。原来这是一对在墨西哥工作的西班牙人,老太太是来访的女方母亲。年轻人的英语没问题,老太太则完全不会。接下来好在有这对年轻夫妇当翻译,我不至于完全摸不着头脑。旅游中碰上热心人真是意外而愉快。

第一个项目是看海龟和海豚。先看到海豚,看到好几次。除了一只单的,其它的都是三只成群。它们多数时间在水下,突然间一只领头,跃出水面,接下来两只相续跃出,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线。出水时可以看到它们光滑的头部,微微裂开像在微笑的吻部,居然时常有些缺刻的背鳍。

DSCN6214
海龟则花了些时间。当船夫发现它时,海龟在水下快速游动,船夫操作着船灵巧地追。海龟在水的深度应该超过海豚,有时候只见一片偏褐的影子。船夫目力好,一直锲而不舍地追。追了好一阵子,海龟像是受不了了,突然扑出水面,只见黄褐色一闪,大家情不自禁一阵欢呼,它又马上落回到了水里。船夫继续跟着它,我们又见了它出水两次。我一直端着相机,居然捕捉到了一个瞬间。

DSCN6222

虽然像是被逼得无路可走才出水,但我觉得海龟应该不会受水面上的船只的”胁迫”,出水是为了呼吸。船夫开足马力才追得上它,可见游泳速度的确惊人。
然后进了澙湖。船夫先沿着海岸线上的红树林树丛前进。我注意到树上垂着很多细长条状物,想起了传说中的胎生红树苗。船夫摘了一条,解释了一通,传给大家看。它的顶上我以为是梗的地方,原来是嫩芽。后来我找西班牙人帮忙,向船夫讨来了它。船夫开始不给,说是保护区规定。后来又偷偷塞给了我,说不要声张。我借来刀,剖开一看,本来指望基部能看见胚根什么的,结果啥都没见到——有可能还没成熟,也有可能根要等落地才分化。倒是剖面很快就变红褐了,印证了红树得名的原因:树干含有大量单宁,暴露空气中迅速变红。

DSCN6226
看见一树的鸟后,我们拐进了一条狭长的红树林水道。水仍然是绿的,不过没有先前桥下见的清浅透明了。很快我们到了一个潟湖,浓绿的水,整齐的红树林差不多围了一圈。几个船夫把船侧向靠拢,用绳固定到了一块,总导游发表了一个大概十分钟的演讲。他没有再对我用英语说一遍,所以我不知道他在说啥,但我猜他是在宣传保护环境、关注生物多样性一类的话题。这方面我多半比他专业,也就懒得打听具体内容了。

本来以为我们还要深入潟湖,可船夫们解开绳子后就向回开了。路遇一只鹈鹕,悠闲地浮在水面,也不躲。

DSCN6238
之后回程路上司机在海边停下,让我们看浅水里的热带鱼。这里海天开阔,空气里是海水的咸味。在礁石上蹲下才发现,水里像是微型水族馆,小小的斑斓热带鱼就在浅水里游着。

DSCN6254

DSCN6247

DSCN6249

不远处一只鹈鹕在捕食,先是低空盘旋,然后迅速俯冲,一头栽进水里,一会儿再冒出来。我想抓拍它入水或出水瞬间,技术太烂,未果。

因为旅行社没提供英语的项目清单,我直到到了下个目的地才知道接下来是玩珊瑚礁浮潜。前一天见识了浮潜,今天正好用上。珊瑚礁和我想像的不同。大概因为有个”礁”字,我老是把珊瑚礁想象成一个个长着珊瑚的石头小岛。但这是浅海,珊瑚分布在海底。珊瑚有团状和扇状,多数为褐色,有些为紫色。我摸了摸,挺硬。珊瑚礁色彩不鲜艳,重要的是就像在水族馆一样,我真的看到了很多彩色的热带鱼!小时候老师教画热带鱼,一大一小两个三角形凑起来就是了,小时候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画——菜市场或者池塘里的鱼明明不长这样好嘛。这里的鱼个头不算大,但五彩缤纷——色彩隐隐带一点荧光,绝不俗气。不同色调的颜色间泾渭分明,没有过渡。好奇有没有时装设计师从它们得到灵感。鳍倒不多不长不飘逸。这是它们的天地。有些成群,有些独行,有些快速游动,有些围绕着珊瑚礁,探着我看不见的罅隙。黄蓝搭配的鱼比较多,像是先前在浅水里看到的小鱼的放大版。有一条绿色的,腹部带着点花纹,鱼身长而厚,看过去特别傲慢。还看到了一大群银黄色的鱼,就像纪录片。

浮潜了大概一小时半。船夫把我们到了一处沙滩。这里白沙细软,水清如玻璃。旅行社的人说这是照相时间。我不想照相,游了一会儿泳也无聊,干脆在水里玩动作——转圈,翻转。可鼻子进水是个难题。捏着鼻子吧,一只手又占住了,难以维持平衡。后来我想起浮潜用的面罩可以堵住鼻子。于是向船夫借来面罩,这次成功地在水里翻身鸟。

照完相就回去了。在先前的草棚下吃自助餐。味道一般,鱼是煎熟的,没什么特别,胜在新鲜。不过有煮熟的蔬菜,实在难得。我早饿了,狠狠吃了一通。

回到图兰大概七点。天使离开前和旅行社的人说好了送我回旅舍。但是眼见了他们的工作效率,我想自个回去。于是我先到旅行社附近的超市补充了食物和水——吃一堑长一智。然后拦下一辆collectivo。可惜司机完全不会英语,也没耐心交流,于是我回到旅行社,乖乖等人送。等车时一个向导请我喝了一杯龙舌兰酒。他冲小卖部的人说了两句,对方就给他一杯,他转手递给我。酒用超小的塑料杯装着,大概只有10到15毫升,我猜是员工福利。可惜我仍然没喝出好来,只觉得呛人。

回到旅馆,老板向我推销奇琴尼察一日游,并找来我的室友,以色列女生希拉搞推销。我已经被旅行团搞烦了,尤其是讲价这部分。因为来时问过车站售票员,得知去奇琴尼察的车一天一班,中午十二点发车,于是我决定次日上午游图兰遗址,下午坐车三小时至奇琴尼察,后天上午游奇琴尼察,下午或晚上返回坎昆。

自助就要自己买票。虽然墨西哥和国内有点像,预订的风气不重,但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提前买票。因为旅舍不在镇上,老板免费出借自行车,条件是押上护照。我再次犹豫了一下,摸出护照,领了自行车,把手电筒固定在座位下方当车灯,晃晃悠悠去镇中心了。上了车发现没刹车——我的一贯运气,自我安慰还有脚刹。回到旅舍后发现所有自行车都没有刹车。到了车站才知道次日的奇琴尼察班车九点发车。我心道好险,自己摸黑购票的决定甚是英明。因为图兰遗址很小,我决定放弃它,直赴奇琴尼察。

地图上显示图兰遗址附近有沙滩。次日清早,我借了旅舍的自行车,打算去逛逛。路穿过遗址公园。当时遗址还没开放,但公园可以免费出入。我高高兴兴地进去,清晨凉爽,天光明亮,窄道齐整,树木葱翠。路上没有人,骑车带来簌簌凉风,心情非常畅快。一路上惊扰了好几只头角峥嵘的蜥蜴。它们半立着身子,匆忙跑进路边树丛。

穿过公园,我直接拐到去沙滩的沙路上。那里有一个不小的坡,沙路难骑,我把车推了上去。一边推车我一边担心时间——我打算八点出发去镇上汽车站,此时已经七点四十五。真有必要把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吗?我在旅馆遇上一个花八个月时间独自从阿根廷走到这里的德国人,本想好好聊聊。但因为昨晚匆忙买票,今天马上又要离开,根本就没时间了。我要认识人,就不能有这么紧张的时间安排。一瞬间我了悟了,之前一直没定下来的最后一天计划也出炉了——看完奇琴尼察,我直接返回坎昆,去女人岛的poc-na背包客栈,在那里休整,写日志,聊天。

沙滩景色果然优美如画,海天辽阔,绿水白沙,中间一条礁石的黑线。更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远观图兰遗址的好地方。我匆忙照了两张相,骑车返回旅馆。
DSCN6287

八点三十三到了车站。没想到遇到了坎昆青旅认识的法国女生卡罗里纳。她也在图兰住了两晚,现在和我同车。卡罗里纳是美女,小脸雪肤,五官精致。她学医,之前在古巴实习了四周。她选择古巴主要是因为想去旅游。现在夙愿得偿,她从坎昆一路旅行到墨西哥城,享受六年来第一次的两周大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