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动动手’

06/29/2017

画松枝

好久没动笔。

现在空余时间多一点,上周五开始画自己的研究对象——火炬松。第一稿是找了个现成的水彩松枝画的,感受了下。IMG_6069

迅速重画了一稿,感觉好一点。

IMG_6070

对着现成的画作画省力,但是不知其所以然,画出来不像(当然范例是画得很好的,只是我学不像)。所以我找来项目给火炬松拍的证件照,对着画了第三稿。有了大量细节供我删减,这回形状精细了些。本来想为了减少画松针的工作量,背景刷了点颜色,结果看起来很脏。另外松塔下部完全没有明暗,kitty说像薯条。

IMG_6071

于是再画一稿,总体来说比较满意。但是颜色偏枯索。我在上班路上想了配色问题,兴致勃勃,决定下一稿要大放异彩。

img_6072.jpg

不幸的是现实是骨感的。我的能力只到第四稿的地步,所以新一稿并没有太大改进,而枝叶还不如之前。

IMG_6073

除了第一稿是在作废的Arches水彩纸背面画的,其它的都是用的Strathmore的明信片水彩纸。Strathmore的纸上深色真是麻烦,晕不开,碰上水,干了的颜色也能化掉。再一次证明我这废柴水平只能用Arches纸。

还有,之前照着水彩书画画,效果不错,我不由得暗搓搓地以为自己的技艺大为提高。但是现在自力更生,效果就这样,只能安慰自己“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Advertisements
11/27/2015

红了樱桃

前一阵子从公立图书馆借了一堆水彩入门书,由此发现了《Watercolor Workshop》。这是我见过的最好入门书,,步骤多,分解和讲解到位,完美解决了我的背景色问题,上色顺序问题,图像分解问题,混色问题……

最近画完了玫瑰兴致高涨,决定染指书上超级心水的樱桃。

cherry_example

打完了底稿发现自己眼高手低,果断转换到两颗樱桃上。开始照着画来,发现太难了。人家四笔就搞定一颗樱桃,每一笔的走势、水分控制都属于“运乎之妙,存乎一心”水平,我没那金钢钻,揽来的瓷器活就是惨不忍睹的头两稿。于是我再次果断地在网上搜来樱桃照片,用书上教的步骤和色彩,自己判断明暗,画出了满意多了的第三、四稿。

不过梗洼还是个难题,一个历史难题,因为我以前画苹果素描就画不好那里。我决定买个苹果写写生。Kitty问为啥不买樱桃。我得意地碾压她:您老怎么动不动时光穿梭!要不您给空运一个?

11/27/2015

I’m a Rose!

配Emily Dickinson的A sepal, petal, and a thorn。玫瑰花先是凭感觉画了两稿,惨不忍睹,接着找来照片,照着画了五稿。枝叶找了幅现成画作画了一稿。之前从《Watercolor Workshop》学会了用对比色混出多种间色而不是直接用现成颜色,这次用上,色彩较为和谐,层次丰富。因为收画的朋友不喜欢写实画作,画定稿时我减少了笔触,不那么费力,效果也出人意料。

画完了发现玫瑰的含义过于丰富,图像也太多,虽然这是自己最成功的画作,看过去(尤其是缩小时)有似曾相识之感。

练习(照片第三稿),灯下照的。第三稿和第四稿最满意,不过没有第四稿照片。

IMG_2110

定稿,没有dew也没有bee。Kitty建议我好好练习下书法:)

Common summer morn

06/06/2012

桦林

读了论文请教作者。托马斯,瑞典Umea大学的研究生,热心回了我好多信。我的研究方法从开始到现在终于成型,托马斯,爱达荷大学的博士生Liang,和日本京都大学的Nakastuka教授功不可没。虽然我每次写信都少不了“谢谢”两字,可这么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下来,我自个儿都不好意思了。咨询老板,除了提供论文署名机会(也要看人家接不接受),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感谢方法。最后我决定画张贺卡表示感谢。

地址在三月份要来,下笔却是昨天。以前也不是没有想动手的时候,可马上就被题材卡住。我们通信虽多,但主题明确,所以除了地址,我对托马斯本人一无所知。也想过把春假画的黄水仙送他。可除了省事一条,我找不到把黄水仙寄出去的理由。

拖无可拖了,我维基Umea,发现这个城市别名“桦树之城”。我顿时高兴起来——桦林,就是它了!

网上找了些桦林照片照着画。最喜欢其中一张秋景,可夏天(瑞典多半还是春季)送秋景有点奇怪,最后还是挑了绿色背景。

手生加技涩,画了两稿都不尽如人意。第一稿画面偏脏,没想到拍出来的效果倒比第二张好些。

犹豫就这么寄出去还是再画一稿。

04/08/2012

黑白碗

翻检画画的文件夹,看到了一张用procreate画的黑白碗。去年秋天,yf有朋友在我住的城市洛丽举办婚礼,他开了五小时车到了洛丽,刚到一会儿却被等待已久的我拉去tj max买盘子杯子。那时我到洛丽没两个月,大部分家什都在沃尔玛和big lots买来,但我嫌这两家的餐具不好看,又不想折腾半天坐公车到tj max,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yf同学,不,yf同学的车。

没想到去的那家ti max马上要拆,东西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对着一堆鸡肋杯子纠结to buy or not to buy时,yf同学发现了这个碗。

我很喜欢它,却在上个月失手给摔了。这碗外侧画的是一大朵花,类似百合。可惜我一直没查它的种类,现在也没法查了。

d-White bowl 2011-10-19 (20.26)

03/08/2012

[水彩]春信

这学期忙得不可开交,鸭梨山大。春假了,虽说没有出游的计划,却也去附近的州立公园散步了两次,又拾起了画笔。自我辩解说是物极必反,死限还有几天,让我就着花生米嚼嚼豆干先。

想画一张早春的花儿。搜索了半天,风信子和黄水仙的照片最多。不过我的标准也不少:画面要简洁,构图要好,色彩要丰富。刷了一圈,只有一张humble daffodil的照片入选。就是它了。抓起笔开画。

话说我这学期在学校的craft center(工艺中心?这名字有点寒)注册了一门水彩入门(水彩I)。每周二晚上上课,一共六次。上周课刚结束。我本想注册水彩II的,毕竟自个儿零零散散画了几年。结果那老师坚持让我先上入门课。第一堂课便证明她是正确的。虽然从前靠看水彩入门书我知道了一些基本技巧,但除了湿画法,其它的我从来没应用过。看着老师示范的各种效果,我才意识到自己从前画画其实在玩填色,完全没把水彩半透明和流动性的特质发挥出来。

水彩I我们只就一个题材画了两幅画——红谷仓。我没时间练习,全靠在课上挥两笔。最后成品的谷仓像积木,树木像拧过的抹布。也难怪我画黄水仙时没觉着自己有丝毫提高。画完再看,叶子及对应的背景一塌糊涂。晕染效果略有改善,可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自己的进步还是应老师要求买的阿诗水彩纸的功劳。有点后悔学水彩——丙烯要简单多了。想当初我选择水彩不过是因为水彩颜料比丙烯经放,这真不是做决定的好理由。

画完了已经是晚上一点。第二天自然晚起。鸭梨太大,我又分神考虑水彩以逃避——那些该死的叶子,颜色浅而背景深,不是前景需要纤毫毕现,但色彩又有变化。呆呆发愣中,忽然间福至心灵,我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处理,那一刻真想大喊一声Eureka!

方法说来简单,其实就是干画法。干画法和湿画法是水彩最最基本的两个技巧。当初我看水彩书时觉得不可思议——“每一遍着色都在上一遍颜色干后进行”,这也算技巧?水彩老师也没提过它,只是让我们先画谷仓的背景,下一堂课才画其它部分。我们用了干画法而不自知。

想明白就好办了。第二天晚上我接着拿鸭梨山大为借口,画好了背景,次日添加了剩下部分。虽然变化没我想象的大,但效果也很明显了。说来画水彩真是需要左脑:分析前景背景中景,把图像分成几层(不限于三层);每一层考虑各色块大小、颜色排序,然后由淡到浓上色,该晕染晕染,该留白留白;画好一层后得按捺住想一气呵成的心情,等它干了才能画下一层。

今天工作之中还不时想想怎么画第三稿。不能再折腾画画了,火腿滋味再好,也挡不住脑袋掉地的一塌糊涂。春信已至,就到此为止吧。

12/24/2011

Mutisia subulata

在图书馆借了本满是漂亮照片和图谱的书Alpines: from mountain to garden。随便翻开,找了幅画临摹。折腾完了要加上名字,我漫不经心地开始搜索种名Mutisia subulata。没想到只搜到一篇说这是智利植物的介绍文章,查不到中文名。用属名再搜,“植物通”里居然都没收入这个属。那就这样吧,我也不知道Mutisia subulata该怎么念。

台灯下照的相片,颜色发暗。用microsoft office picture manager调了调,对比度貌似又过了些。我也懒得折腾了。

我一直对植物分类有兴趣。以前也学过有花植物分类学,还是学界泰斗教的。但这门课针对非植物系统学学生,一年的课压缩成一学期,不要求掌握拉丁名,没有野外实习,再加上我从没学以致用,当时好不容易死记硬背住的那点知识早已忘光。到得米国后倒是不止一次考虑过重修这门课。可是这门课本就考验人的记性,偏米国教学是英文拉丁文双管齐下,难度激增,记忆大不如从前的我一直畏缩不前。如今重做学生,正是选这门课的最后机会。我要不,还是拼把老命吧。

11/06/2011

暮色和夜晚

虽说比起procreate来,SketchBook功能更强大,画画效果更细腻,但我就一没追求的懒人,贪图procreate的那点方便,坚持用procreate不止。现在画画熟练了:分层、模糊、用半透明橡皮擦制造效果。手指也运用自如,自我感觉良好。

没想到上周末重拾水彩,结果却令人沮丧。电子产品上练就的技巧非但转移不到纸本上,连已有的都生疏了。

只存在于电脑中的“e画”像画饼充饥中的饼,总觉少了些什么。还是多动笔好。再加上学期将尽,画画的时间也不多了,我把e画们整理了下,也就十来张,两个主题:简单风景和单一静物。那就贴两张风景更新一下博客吧。

d-Smoky Nightfall 2011-10-18 (08.01)

这是用procreate画的第一张风景。照着布雷克岛的日落后照片画的。费了半天功夫,效果一般。

d-Dusk 2011-11-06 (08.42)

一直想拍张日落后天边深蓝浅红交融的照片。可是相机不好,拍过几次都不满意。照不好,那我就画罢。

自然界的颜色转瞬即逝,红色调子不对,我也没法改了。

d-Night

倒是这张夜晚的还差强人意。照印象画,画完后观察了下夜景,发现树林子的颜色错得厉害。不过我也就图个好玩,就不管那么多了。

10/16/2011

青苹果和绿碗

本来我还给图贴名称加前缀区分素描和水彩,但最近买了个ipad,改用手指头和不会枯竭的颜色画画,不知道该加啥了,难道叫[数码]?

开始用的是sketchbook。星期五晚上从体育馆出来,等公交车等了活活四十分钟。没事干,画苹果玩。

Green apple

画得很high,效果也不错,就是每次更换笔刷大小或颜色,都要把主界面点出来才能操作,麻烦。另外就是手指太粗了,细节不好处理。

今天上午研究double同学的apps,发现里面还有个叫procreate的应用可以画画。安上一试,嘿,各种工具都在页面边上,要啥用啥,这下高兴了,忽视手指粗细这种不可更改的障碍,照着桌上的绿碗来了一张。

Green bowl 2011-10-16 (12.04)

发现自己折腾的都是绿色,果然是该学林学的,嘿嘿~

09/19/2011

朝生而暮死,有何也,有见也

制备工具,画了今年来新大陆后的第一幅画,蜉蝣。给伊朗室友看,她以为我要送她,连连道谢,我大窘。蜉蝣不是什么有意头的物事,我根本没想过送人。况且还画得不好:背景脏,蜉蝣像蚊子。但人家都谢了,也不好不送。

于是琢磨着在上面写啥。这小虫子我就知道一句非好话: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正好kitty在QQ上,文化人建议我用夏小正上的句子:朝生而暮死,有何也,有见也。维基了“夏小正”是神马东东后,我老老实实翻译:

Born in the morning but dead in the night, why is a mayfly created? It sees the world.

文化人嫌没押韵,亲自操刀:

why bother to be born and die
in a single day and night
the world I see
is mine

好吧,我规规矩矩地抄好,完成中伊第一次友好往来。

1